当前位置 :首页>豌豆问答>还记得么炒客的疯鸡?

豌豆问答

还记得么炒客的疯鸡?

 操盘策略 2016-07-07
各位来自五湖四海的期友们:

应黑马邀约,给这次颁奖会写个贺词。其实,我脱离期货圈子好多年了,已不能算是期货人。几年的遁离让我对期货人的心路已颇感陌生。再加之公务繁琐,就想找个借口推脱了。后来在群里有朋友摘抄了我多年前给古浪兄弟的一封信。我至今仍记得,我就这么望着窗外温暖的阳光,写下了那封后来被很多人传颂的温暖的信。彼时的情境,恍如昨日,又彷如隔世。原来我也曾是个职业期货人,于人于己,也应该借这个机会说几句寄语。当然了,期货界从来就不缺乏奇迹,我们身后满是青春热情的追梦者。前些天有朋友说古浪早非昔日的毛头小伙子,已是盈利过亿的大炒家。我就在想着,小古是不是也应该给我回封信、指点指点我了。

我曾有过数年职业期货的日子。虽时逾多年,但其中甘苦仍历历在目。那篇《不要轻易踏上职业投机之路》正是当时的心境写照。我们总是力求登顶,但登顶之后的喜悦如彩虹般短暂,反而是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却久久相伴。我们是如此独特而另类的人群,不被社会主流理解。我们习惯了独立思索、在深夜里与自己对话。我们独自品味着失败的苦痛、成功后的萧索。我们就像一群黑夜里独行的羚,虽彼此温暖,却行走在自己的羊肠小路。

交易如一场修行,历练了我们孤独的秉性。所以在我工作后的很多年,我依然不能在团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我会情不自禁的回忆着孤灯苦雨做交易的日子。我强迫着自己改变,却依然难以在人群中获得快乐。在聚会时我可以非常自如的融入气氛、老练而外向,但内心深处却放映着自己心绪的纪录片。我一度被这样的矛盾纠结,身体一半温暖一半冰冷。

但交易让我获得了刻意改变自己的能力。期货人都擅长和基因里流淌的人性作战。我的工作就是和人打交道,各种各样的。时间就像水,可以不经意的漫过一切。我终于适应了与不同的人相处,喜欢的、讨厌的。我终于明白了,我们生存的世界,不是仅用K线就可以描述,也并非如技术指标那样纯粹。我们可以用机械的交易系统去赢得利润,但我们必须要有鲜活的七情六欲,才可以赢得人生。在投机的世界里,我们可以是一架孤僻而冷静的机器。但在我们五彩斑斓的生活中,我们必须是一个合群而温情的生命。

在这里,我并不想向大家传授什么交易的秘诀和理论。圣杯究竟存在与否,并无意义。失去了能够感知快乐的心智,即便拥有世界、又有何用?没有了一起相濡以沫的爱人,就算赚取了金山、谁能分享?


祝在坐的每一位,都拥有健康和快乐!
祝颁奖盛会、圆满成功!!


永远爱你们的大哥
疯鸡

合作伙伴